现代瓷器收藏的故事

2016-02-10 14:39:00         来源:    

 三、瓷片也疯狂

 
  在我国,古瓷器收藏,一旦行家们看走了眼,收藏者根本没有办法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只能自认倒霉。因此专家也提醒收藏者,古瓷器这个行当水很深,下水前,一定先学学游泳。为了规避风险,一些瓷器爱好者就从瓷片入手,先学习古瓷器的知识,然后再收藏整件的瓷器。这导致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瓷片一时间价格飞涨。
 
  宣德青蛙:“这应该是明早期的。”记者:“这多少钱一片啊?”小贩:“300。”一块看上去并不起眼的瓷片,能卖到300块,这多少让记者感到吃惊。但更吃惊的还在后面。“瓷器爱好者那精美一点的瓷片就几千块钱,好一点的修复件就上万块钱。这就是市场的行情。可是前几年呢,一个完整件也就是几十块钱,甚至几块钱。”宣德青蛙告诉记者。
 
  在瓷器收藏中,一般人为了认识和研究古瓷的各种特征,以提高“眼力”,往往从收藏瓷片开始。同为瓷器收藏者的白明说:“现在人们要想收藏一件品相非常高,价值又这么完美的、完整的瓷器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呢,也不是现在,多少年前人们就开始把目光逐渐地投向了所谓的碎瓷烂瓦,就是碎片这样的。”
 
  白明是北京收藏界小有名气的瓷片收藏者,人送外号——片儿白。他告诉记者,原来稍有损伤的瓷器都不值钱。但随着收藏人数的猛增,完整古瓷器又非常有限,就连古瓷片都成了好东西。“所有的瓷片标本就在陶瓷收藏领域,慢慢地有它一席之地。而且近些年来开始显现出它的收藏的空间和价值。”
 
  20多年前,片儿白开始收藏瓷片。现在他的瓷片已经有好几万片。“前些年,古陶瓷碎片应当说还是比较好找,价格也相对比较便宜。但是随着现在的这个窑址被发掘,有些窑址在消失,当然还有更多的、重要的窑址被国家保护了之后,在窑址上出土的这些碎片的价值,这个升得非常快。”
 
  一片小瓷片,就算升值快,它能快到哪儿去呢?又能值几个钱呢?“可能有一些观众,或者收藏爱好者呢,看了之后还觉得不以为然。这么破的一个东西,你还用这么好的盒子放起来。但是行家可能一看了之后,我说句开玩笑话啊,可能会垂涎欲滴啊。这是一个非常名贵的瓷片标本。这是我们说叫大宋汝窑。”
 
  汝窑,是我国宋代“汝、钧、官、哥、定”五大名窑之一。史料记载,汝为魁眼,也就是第一名。全世界范围内,汝瓷不足70件。
 
  收藏了20年的瓷片,白明也照样有看走眼的时候。“几个月以前,我在潘家园就是,我说了,我也是一个,就是个爱好者。有个人开个玩笑话,打了一辈子雁,还让雁给叼了眼呢。我还买了一块假的元青花瓷片。”
 
  就是因为有价值,造假就有了意义,也就有了造假。这也给您提了个醒,以后收藏瓷片也得多个心眼,现如今这瓷片也是真假难辨了。说起瓷片收藏,一个天津收藏者的疯狂经历是不能不提。
 
  “过去这是法租界,那这个门啊,所有的这种建筑都是原来的建筑,只有平安墙是新做的,过去的墙都倒了。”“当时您为什么想用瓷片来把它给贴起来呢?”“我从1980年就开始存,所以说呢,你看,包括这个,用瓷片啊,用了6亿多片。古瓷瓶、古瓷碗呢,用了13000多个。建的时间太长了,这样的工程啊,因为太难了,到今年啊,已经7年多了。”
 
  大手笔的收藏家在中国并不罕见,但像张连志这样用古董来装修一座价值连城、举世罕见的瓷房子的收藏家,可就是前无古人了。“我收藏瓷片啊,是我父亲就喜欢,因为什么呢,只有收藏瓷片,才能成为专家,因为你这么大的瓷,你不知道里边的胎,不知道它的肉色,不知道它里边是怎么回事,我觉得啊,很难成为专家。”
 
  张连志是天津市粤唯鲜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出身于天津的一个收藏世家,他从小就对古瓷器情有独钟。80年代初,张连志下海经商。而在此之间,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收藏古瓷器和瓷片。“八几年的时候,基本上,没人要(瓷片)。那时候,要是10块钱的话,能买这么一下子,10块钱啊。慢慢慢慢现在增得太多啦,现在你看,都上万啦,上万一片。”
 
  张连志说,现在北京市场上,有窑变的瓷片,一片的价格就要上万元。普通的古瓷片,价格也要在几百元一片。
 
  窑变,瓷胎入窑时,经1350度高温的煅烧,其色彩产生的不可预测的变异,“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没人能够预知它的发生,也没人能够复制这种过程,所以发生窑变后的陶瓷就显得格外珍贵。
 
  用这么贵重的瓷片装修房子,有人说老张疯了!“瓷是易碎的,如果不镶墙上,更传承不下去。这跟浇铸一样,打上眼的话,它只要保护好了,它能延续下去。收藏最重要的还是阳光化,不能形成老鼠的文化。收藏偷偷摸摸,我觉得这不好玩,我觉得既然收藏啊,实际上是你一个责任。”
 
  说着容易,干起来难。7年的时间,没有图纸,只有想法,老张和工人一道,愣是把6亿多瓷片,13000多个古瓷瓶、古瓷碗按照一个想法,贴成了一座孤品。“香港给估了50多个亿。我觉得只有文化才是战无不胜的。”
 
  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对老张的作品给予了充分肯定:“特别是他利用了中国古代的那个陶瓷独有的那个气质,比如青花,是吧。比如像中国这些斗彩,这些东西国外没有的。这是传统的一种美,他把这个美呢,跟那些现代的,一些具有现代意味的一些图案结合起来,装饰在一个建筑上。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一个创造,会引起中国人对中国自己古代陶瓷的热爱。因为你平常也看不到那么些瓷片,是吧。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创造吧。”
 
  四、瓷器无间道
 
  从古瓷器到古瓷片,瓷器市场是热点不断。而仿制品似乎是瓷器市场永远绕不开的话题。市场上的高仿品,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按说,传世的官窑古瓷器是有数的。烧出高仿品其实有助于更多爱好者欣赏,把玩。精美的高仿品,本身也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但当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用仿制品来冒充古瓷器,这些本可以摆在桌面欣赏的仿品,就成了造假者获利的工具。
 
  2006年,做了20多年古瓷器经营的来福,放弃了原来的老营生,开始在友谊商店经营日用瓷器。在他经营的瓷器中,一些仿古瓷器也被堂而皇之地摆在了显要位置。“我觉得仿古瓷器比工艺品的瓷器好卖一些。因为它带着一种这是仿古的一种韵味。”
 
  仿造的东西也能登堂入室,这听起来多少有些费解,但在另一家专门经营景德镇瓷器的商店北京景德镇艺术瓷器服务部,记者也碰到了同样的情况。经营者郝喜文告诉记者:“因为它的原作太少了。比如说我们明清官窑的东西现在保存下来非常少,非常少。只有可能故宫博物院我们才有可能看到原作。但是我们为了满足大家的欣赏需求,所以就是现在生产厂家把这些我们根据原来的这么一件东西,我们做出一个就是根据它的器型,根据它的花色,根据它的画面做一样的东西来,我们称之为仿制品。”
 
 
 一般说,仿制品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卖,更别说登堂入室了。这瓷器行当还真是独树一帜。但更让人惊讶的还在后面。“自从瓷器出现的那一时候就开始有高仿品,因为瓷器自古以来一直到明清,可以说真正的瓷器都是官家,就是皇家御用的东西。我们就是说民窑可以仿制官窑,这是一种仿法。另外一种是就是说,比如说,我们说民国的,民国的仿的明清时候的,或者是唐宋时候的。”郝喜文说。
 
  原来高质量的瓷器仿制品,从古代的时候就有。高仿这种现象在瓷器行内既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那岂不是很容易滋生造假?对此,郝喜文介绍道:“严格地说我们仿制品,我们说仿制得非常到位的仿制品,跟这个假货之间其实是一件东西,只是用在不同的场合,用在被不同的人所利用。对于我们就是,诚信经营的商家来说那么他只是一个高仿品,满足大家的需求;那么对于别有用心的文物贩子来说,就是说攫取巨额利润的一个工具了。”
 
  同样的高仿瓷器,用在不同的场合就有了截然不同的效果。那贪图利益的人是怎么用高仿品骗取高额利润的呢?经营瓷器的合璧兴陶瓷艺术馆总经理翁利就差点儿上了当。“因为也是通过认识嘛,说‘第一保证是真的,第二价值很高’,说‘如果你要不信,你能拿回来’。真的是这样。但是那个时候说‘如果你拿回来我还可以给你加钱的’。”
 
  翁利准备给自己的现代陶瓷店买个镇店之宝。经朋友介绍,她看上了一个龙泉的龙虎瓶。看她一再犹豫,卖瓷器的人开出了如果是仿制品就高价收回的条件,能开出这样的条件,翁利认为碰到真东西了。“然后我说那就买吧,最后是26.5万,我说26.5万还可以,他们说,‘升值空间很大的,你说百八十万应该说是有可能的’。”
 
  买下了龙泉龙虎瓶,翁利心里却总不踏实。她又找了北京的几个专家鉴定,结果证实她买的瓶子是个高仿品,最多也超不过10万。有了这个教训,翁利更坚定了她只经营现代名人瓷的理念。
 
  五、老市场新力量
 
  除了古瓷器、古瓷片价格扶摇直上,收藏界又掀起了一股收藏现代名人瓷的热潮。虽然在近两年现代名人瓷才走进拍卖市场,但价格已经动辄数十万,上百万。那么,谁在买现代名人瓷,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它未来的升值前景又怎么样呢?
 
  在友谊商店,来福经营的瓷器中,除了日用瓷器和仿古瓷器,现代名人瓷也占据了显眼的位置。“要说当代名人瓷,属于真正的名人名作,就是说,不要说在北京好卖不好卖,在当地景德镇,那价钱都高得不得了,很吃香的现在是。”
 
  卖古瓷器见长的来福,为什么调转船头做起了现代瓷器呢?“现代的瓷器呢,比老的东西好经营,因为它产地比较多,东西也比较全也比较丰富,你要专门一股水要经营纯粹经营文物的话,这一方面现在东西越来越少了,有时候根本就买不到。”
 
  而翁利的现代瓷经营也正做得有声有色。“我们这的客人还是蛮多,其中有一对老人,他们现在应该是70多岁,75、76岁了,老俩一个月来我这一两次,每次都提前打招呼,一来就要半天,在这坐下来,每次来都要选择,选择好了以后,然后再给我汇款,就是他们很认真,在我这已经有一年多了吧,大概一年半吧,买了大概40多万的东西。”
 
  翁利说,开业3年来,她的店里也培养了一批老客户。“比如说我说的一个客人他在景德镇收藏了大概10多年了已经,收到现在,现在往回感觉,他亲身体会就是说,原来那个时候买的最贵的、最好的现在是真的确实是无价之宝,我们所有办展的时候,他都要来,把最好的每次都是要选走,就看质量。”
 
  虽然开这家店才3年,但是翁利经营现代名人瓷已经6年了。她认为这些年也正是现代名人瓷疯涨的时间。“戴荣华老师的作品开始来说呢,我记得那年2003年时候我们销售应该说5万块钱左右,今年应该是20万左右。比如我们说赖老师,赖德全老师,原来一件作品,也是像他的作品,在我们2003年的时候可能还是2万多,那个应该是现在的价格是10万块钱左右,所以这个差别也是很大。”
 
  来福和翁利经营的现代名人瓷,大都来自景德镇。我国陶瓷方面的大师,有三分之二云集在景德镇这个500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这些大师仍站在世界级陶瓷制造金字塔的塔尖。刘远长,就是这些大师中的一位,他曾经是景德镇十大瓷厂之一的厂长。“因为我现在做的东西呢,分三个层次,有一种是孤品,就做这么几件,而且是自己亲手做,还有一种呢是编号、限量的作品。”
 
  年近古稀的刘远长,以做瓷雕塑见长。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的作品哈哈罗汉就曾在香港、日本、葡萄牙等市场热销。他道出了大师作品价格高的原因。“我真正一年,真正我自己感觉到有点分量的作品,做不了几件,只有七八件的样子,所以很难。有的要几个月才能做成一件。”
 
 
  除了创作难,大师作品数量有限也造就了今天的高价。“因为一句话‘物以稀为贵’,孤品就是孤品的价格,你做100个的是100个的价格,你做50个的是50个的价格,价格跟数量是成反比。”。摊位上的瓷器让人怎么都难和他挂的招牌联系起来。“问一下你这个陶瓷是哪儿的?”“景德镇的。”
 
  这里卖的艺术瓷和餐具价格大都在几十块钱左右。这么便宜的瓷器到底出自哪家呢?销售人员说:“这个基本上就是有一部分是自己生产的,有一部分就是,因为他需要的品种啊跟那个客户的购买能力不同,有的就是外边给人家那个什么的。”
 
  原来这些廉价的地摊货出自自家的作坊。简单对比就可以发现,这几十块钱的地摊货与商场里的景德镇瓷器大相径庭。李广福告诉记者:“五六千块钱一套,是54头的。因为它好在什么地方?第一它是吉祥如意,第二是胎质,胎骨都比以前生产得好了。因为它属于釉中彩,什么叫釉中彩呢?这个粉彩之内本身是含铅的,挂上釉,它就没有含铅,没有毒性了,这等于绿色的。”
 
  在赛特商场,记者发现,这里的景德镇瓷器又与前两家不同。一位经销商表示:“我们是纯正的中国制造。法蓝瓷是一家在景德镇的台资企业。我们的瓷器不仅在国内各大商场有卖,就连欧美国家的大商场里也有我们的瓷器。”
 
  记者算了一下,在这里买一整套瓷器怎么也得花两三万,这么贵的瓷器,能卖得出去吗?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消费者:“您是来买瓷器的吗?”“对,我买了一套茶具。我有个朋友要搬新家,我准备再给他挑个瓷器。”
 
  景德镇生产的瓷器在海外畅销,而且还是一家台资企业,这引起了记者的兴趣。按照这位先生给的地址,记者找到了位于景德镇的法蓝瓷实业有限公司。公司的行政总经理许美惠说:“这一套206件的日用瓷器,取名叫做‘福海腾达’,这个整套是206件,由三种材质组成。目前卖出去的数量呢,也达到三分之一。那总共206件,市场售价是25万人民币。”“你们一共生产了多少套呢?”“100套。”
 
  法蓝瓷是一家2003年落户景德镇的台资企业,它生产的大部分是日用陶瓷,但与一般的餐具不同,他们给自己的餐具赋予了一个生活艺术化的内涵。“我们法蓝瓷会选择落户景德镇,就是因为要让这个品牌呢,能够在有文化底蕴很强的一个这样的一个地方生产,然后推广,然后发扬光大。”
 
  记者看到,他们生产的瓷器,每套的价格大都在两三万元左右。生活中每天都离不开的盘碗,动辄就上万,这么贵的瓷器卖得出去吗?对于这样的疑问,许美慧说:“2007年在全球的销售应该是达到人民币一亿五千万,一亿五千万。那2008年的目标应该就是说可以成长30%左右,全球的业绩来说应该成长30%没有问题。”
 
  据了解,法蓝瓷销售收入的一半来自国际市场。成立于2001年的法蓝瓷品牌,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销量呢?“我们最大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的配方,还有我们这个有科技为后盾的,这个3D的塑型。然后还有我们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我们通路,在通路上面非常熟悉。所以我们可以把我们在这个创新理念底下生产出来的东西呢,能够推向全球。”
 
  他们所说的“通路”,就是我们平常说的“渠道”。目前,法蓝瓷在全球已经有6000多个销售点。
 
  六、景德镇遗风
 
  景德镇这个“世界瓷都”,历来就是瓷器爱好者朝拜的圣地。这里不仅有世界顶尖级的大师,还吸引了一批像法蓝瓷一样的企业在那里安家落户。然而有一个事实我们不得不面对:当前,中国陶瓷总产量已经占到了世界的一半,而总产值仅占世界的五分之一。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景德镇,位于江西东北部,古代原名新平。唐代,因其地处昌江南岸,改名昌南镇。
 
  公元1004年,宋真宗景德元年,宫廷在此地建立御窑,专为皇家生产御用瓷器,底款都署为“景德年制”,景德镇因此而得名。自元代开始到明清,历代皇帝都派官员到景德镇监制宫廷用瓷,设瓷局,置御窑。不仅在中国,明清两代,景德镇就成了享誉海内外的瓷都。据传说,昌南镇也在外国人的不准确发音中变成了CHINA,中国—CHINA—瓷器这三个词由此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天工开物》记载:“若夫中华四裔,弛名猎取者,皆饶郡浮梁景德镇之产也。”明王世懋说:“有明一代,至精至美之瓷,莫不出于景德镇。”明代景德镇无论官窑还是民窑,数量都很可观。官窑从最初的20座增至58座,民窑则达数百座,从业人数十多万,出现了“官民竞市”的繁荣局面。清代制瓷业以康乾盛世最为红火,当时窑场主要在中央一洲,那里“民窑二三百座,终岁烟火相望”。
 
  建国后,景德镇形成了十个比较出名的国营瓷器生产厂家,它们曾经贡献了景德镇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近三十年,十大瓷厂渐渐不能适应市场,陆续改制。而此时的国际陶瓷业,已经借着工业革命的成果在陶瓷生产中占了上风,走在了景德镇的前面。景德镇市委书记许爱民告诉记者:“我们生产瓷器,需要机械设备,那么西方它有等静压的设备,我们直到改革的时候我们国家还没有等静压设备。”
 
  没有品牌、附加值低、重复生产、相互压价、手工作坊难以形成规模等等弊病制约了景德镇陶瓷工业的发展。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理事长刘垚认为:“目前中国来讲亟待解决的是要提高产能质量、档次和售价,这里面既有它的内在的东西,也有它的一个品牌问题。”
 
  走过了几百年的辉煌,如今景德镇开始重新思索。市委书记许爱民表示:“科技部跟我们做了一个陶瓷工业园,这个工业园里面呢已经聚集了近百家企业,通过这些产业的聚集来形成了新的产业规模,打造新的产业优势。”
 
  景德镇正在通过建设人才培养基地、科学研究基地、产业基层基地和商贸交流基地,打造新的优势。那么,景德镇的这次转身会使祖宗留下来的手艺失传吗?景德镇市古窑古陶瓷研究所所长黄辉说:“过去做陶瓷有72道工序,但是我们这一道工序呢就是拉坯,很主要的,就是关键性的,一个成瓷的好坏,第一道工序在拉坯上,别看我们这个坯呢,就是很难拉的。”
 
  黄辉说,为了保留老祖宗烧制陶瓷的完整工艺,这里成了景德镇唯一一座按照传统烧制工艺保留下来的柴窑。“就是过去的历代呢,都是用松木烧的瓷器,所以景德镇市政府就特意保留这个用柴窑烧瓷器的这种传统窑炉,就让游客真正知道,过去景德镇自然烧的瓷器呢,就是现在我们这个窑呢,一个月烧一次,就是供游客看的。”
 
  传统柴窑还有一个弊病,仅烧制瓷器就需要5天,不仅烧制时需要耗费大量的松木,而且烧制的成品率非常低。虽然黄辉已经把成品率提高到了50%,但这也远低于气窑和电窑。
 
  但是传统柴窑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很难预知开窑后成品的最终表现。“比如受高温颜釉祭红了,有的东西不一定,说不清楚,那些名贵的东西,好像温度高了也不行,低了也不行,有时候偶然这种碰到一个很好的东西呢,那个瓷器那就价值连城,收藏家好多人也喜欢我们柴窑里的东西的。”
 
  距离景德镇市区10多公里,有个只有四户人家的小村子——三宝国际陶艺村,却成了一个“东西陶瓷文化交流的驿站。”创始人李见深告诉记者:“我做成一个三宝国际陶艺村,十年在全世界没有人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知道,都很喜欢。”
 
  李见深是一位旅居加拿大的景德镇籍陶艺家,1995年,他回到了景德镇。他创办的民间陶瓷艺术交流机构,每年都吸引100多名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日本等国的艺术家来访问学习。“我觉得你就会有计划地保留景德镇的完整的,是吧,它的文化的体系,它的这个所有的相关的这种生活的方式,民俗,建筑,风貌都是为景德镇创造巨大财富的。哇,一本万利。所以景德镇必须是唯一的。景德镇,我讲的唯一,不是说就是瓷器。瓷器是一个最终的结果,所以我在讲,瓷器和这个背景的关系,才是别人世界上最关注的。因为我拿到瓷器,我一定要看看这个做瓷器地方是什么样的,这个地方一定要跟我所有的知道的东西都不一样的,我觉得景德镇就有价值了。”
 
  没看到李见深的作品前,很容易把他和陶艺旅游联系起来。看到被他自称为新官窑概念的作品时,对他又有了新的认识。“瓷器的这种精美是它的本质。是不是?制作瓷器的材料,官窑中的这种精益求精的这种方式,是它的一种千古不化的一种经典。那么我说我想在延续这个经典我做什么,我怎么做?当然我是在做了一个减法。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像类似这样的创造性的想法。”
 
  李见深的出走和回归,同样都是为了寻找他的陶瓷梦想,离世界瓷都越近就与梦想越近。
 
  从古瓷器到古瓷片,再到现代名人瓷,艺术瓷热点增加的同时,温度也在不断增高。然而,国际陶瓷制造业在大型机械和高科技的支撑下攻城略地的时候,景德镇从传统手工艺中醒来了。他们发现仅靠艺术陶瓷很难支撑起中国陶瓷之国的门面。而中国要想不负瓷器之国的美誉,传承千年不息的窑火,在高附加值和品牌化的道路上,也注定走得不会轻松。
热销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