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的价值

2016-02-10 14:37:39         来源:    

  2008年,在北京各大拍卖公司的春季拍卖会上,多件中国古代瓷器的成交价跃升到千万以上,甚至超过两千万,让收藏界为之一震。

 
  中国嘉德推出的明永乐《青花暗刻龙纹碗》,以1041.6万元的成交价排在第5位。
 
  第4位是中国嘉德推出的清乾隆《釉里红团龙纹葫芦瓶》,以400万元起叫,经过数位买家的竞价,最终以1232万元的高价落槌。
 
  北京长风推出的元《青花缠枝牡丹纹大罐》以1344万元成交价排在第3位。
 
  排在本季成交第2高价的是中国嘉德拍出的南宋《官窑琮式瓶》。这件官窑琮式瓶曾经两次出现在北京瀚海的拍卖会上。
 
  排在本季瓷器成交第1位的是在北京翰海的“古董珍玩”专场中以2133.6万元成交的一件清乾隆《粉青釉描金镂空开光粉彩荷莲童子转心瓶》。
 
  成立于1994年的翰海公司,是我国最早的拍卖公司之一。从该公司历年的瓷器拍卖记录中,记者也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现象:
 
  瓷器价格突飞猛进。
 
  以2008年国内春拍瓷器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南宋《官窑琮式瓶》为例。这是该瓶第三次出现在拍卖场上。一次是1995年瀚海春拍的“古董珍玩”专场上,最终以902万元的高价成交;第二次是时隔11年后的2006年瀚海春拍,成交价提高到1650万元,增加了748万元。而今年这件琮式瓶再次亮相嘉德春拍,加上佣金的成交价为2016万元,在两年之内价格也再次增加了366万元。
 
  北京市文物局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张如兰对记者说:“你看过去像雍正粉彩吧,2005年以前,像一对碗就几十万,现在就上百万,像一个瓶子就上千万。所以,就是说这个东西升值要和我们2000年比,现在基本都上升十倍是最少的。那么可是呢,像一般的东西就没有这么大的上升的空间。”与文物打了一辈子交道,张如兰的说法进一步印证了当前古瓷器市场的现状。
 
  古瓷器越拍越多。
 
  2004年全年,北京瀚海共推出了646件瓷器拍卖。2008年仅春拍,北京瀚海就推出了301件瓷器拍卖。这几年,仅瀚海推出的上拍瓷器数量,每年都在500件以上。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的拍卖,还有不少古瓷器出现在市场上呢?
 
  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跃进认为:“海外回流的增加,瓷器的这个拍品的质量也在逐渐地增加,那么拍品质量的增加肯定它的价位就攀升得比较快,特别对于投资人士来讲,他们又把过去曾经买的价位比较低的瓷器,又拿出来,然后又拿到拍卖市场来拍卖。那么它价位就有一定地攀升,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不仅市场上的古瓷器没见少,拍卖瓷器的公司也是越来越多。俗话说,萝卜快了不洗泥。拍卖公司的大量增加,尤其是小型拍卖公司进入市场,也给市场带来了一些隐忧。张如兰表示:“你看2000年以前我们全北京市就是拍卖行拍,瓷器才3000件,一年拍几千件。现在一个拍卖行,一本书就两千件,那它一共弄了两本书,你说多少个拍卖行,拍多少件瓷器,那么是不是所有的瓷器都是文物呢?不是,因为它是艺术品市场。”
 
  目前,仅北京市场,现在就有60多家拍卖公司,外省市也大都有自己的拍卖公司。“所以这个艺术品市场本身就是你在这个艺术品当中来看,因为所有的拍卖行当中呢,你自己来看,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所以,我觉得还在自己,在看你的眼力,还是在看你的眼力,你能不能买到真的。”张如兰说。
 
  二、打眼捡漏
 
  能在拍卖行买古瓷器的收藏者毕竟是少数,没有上百万的资金,想去拍卖会收藏古瓷器,顶多也就是长长眼而已。更多的古瓷器爱好者,大多都喜欢逛古玩市场或者旧货市场,希望在那里淘到自己中意的宝贝。然而,在这些市场上想要找到真东西并不容易,买到假货,也就是行话说的“打眼”的事则经常发生。
 
  “这个就是永乐那压手杯。永乐压手杯就是世间非常少有,一个就价值几千万,这东西。而现在咱们这呢,也就二百块钱。”宣德青蛙,网络上知名的收藏爱好者之一。收藏古瓷器已经5年了。业余时间,他都会去北京的潘家园、北京古玩城等市场逛逛。
 
  在开始收藏的时候,他就曾买过一个雍正时期的金银彩,本以为是拣了一个便宜,没想到最后却被打了眼。“这个碗当时花了大概是八千多块钱。当然我当时呢,不太了解这个东西。然后通过跟一些大拍卖公司的一些人咨询,人家说这个东西也是不错的,也是民国初仿的。”
 
  当作清雍正时期的金银彩买进来的东西,却是民国时期的仿制品,而这已经算是万幸了,他在入门之初还买过一些现代制作的仿制品。“因为这个当时嘛,都不懂,有些知识啊,不是特别扎实,基本上都是按图索骥。一看见那个,比如说看见那个,买本书是吧,比如说是这个,看那个耿宝昌的书,看着书,这上面有这个瓷器,这一模一样的,拿着这个,就这不是跟那一样吗?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仔细一看,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在买古瓷器方面,宣德青蛙已经花了7、8万的学费。按照藏友自己的说法,收藏瓷器没交过学费几乎是不可能的。下面我们要讲到的这个地产商,她交的学费更多。
 
  “她一共买了是103件元青花,可能花了1600多万吧。当时我们都过去了。因为她是一个搞房地产的,肯定也需用资金吧。后来跟她说,都是假的,没有一件是真的。当时就看这大姐就浑身这汗就出来了,是吧,就跟得了一场大病似的。坐在沙发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那汗那么多,其实挺吓人的。”李广福,北京润古斋文物收藏品鉴定中心总经理,人送外号——来福,经营并收藏了近30年的瓷器。因为在业内小有名气,总有一些人找他鉴定瓷器。在他的瓷器生涯中,见到过好几次打眼的事。刚才提到的地产商被打眼的事,发生在2004年。
 
  打眼,就是看走眼,买瓷器的时候没看准被人蒙了。打眼是收藏者的必修课。
 
  1979年,李广福开始了他的瓷器生意。因为在他的经营生涯中有几次震惊业内的经历,所以得了个来福的名号。让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发生在1982年。“当初也有一个朋友,等于是,他不是给我送去的,给我一个别的朋友送去的。五件,三件官窑,两件民窑细路,才要2000人民币。我那朋友就给300人民币,人家没卖就走了。”
 
  官窑,广义而言,官窑是有别民窑而专为官办的瓷窑,其烧出的瓷器,“千中选十,百中选一”,为宫廷所垄断。
 
  在宋代瓷器中,官窑是一种专称,指北宋和南宋时由宫廷设窑烧造的青瓷。官窑是中国古时五大瓷窑:柴窑、汝窑、官窑、哥窑、定窑之一。
 
  “这种事还就亏了我太太了。她说在你书里我看到有这么一个东西,后来一看呢,我们俩一直追到夜里一点多钟上人家去,骑着自行车。后来那时候给了他300美金,就这么卖给我了。”来福花大价钱买的这五件东西里,有一件儿他最欣赏。“当时一个小凤尾瓶这么高,是残的。它那整个缺了一块肉。我拿回来,那底下是大明宣德年制,那也算是一件宣德官窑吧。后来拿来以后,我就再也不问人了,就拿书对。对完之后啊,因为那个东西啊,社会上造假也根本就没有,基本上都是老东西。”
 
  连来福都没想到,接下来这个小小的凤尾瓶,引发了一连串故事。“我当时卖了1.2万美元,对,还卖给我的朋友了。我那朋友呢,从虎坊桥走到金鱼池,他卖了3.5万美元。我不知道这钱应该是谁挣的呢?”
 
  让来福更想不到的是,这个凤尾瓶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他后来听说,从他朋友那里以三万五千美元买走这个凤尾瓶的人,把这个瓶子拿到香港,拍了几百万港币。这么一个花了不到100美元的瓶子,最后居然卖到了近百万美元。这是来福始料未及的。这一连串的捡漏也成了圈子里的一段佳话。
 
  捡漏,指以较低的价格,慧眼识宝,买进了很昂贵的古瓷器。
 
  来福承认,像这种捡漏的事,现如今是难上加难了。“那种巧合,那种一口吃一胖子的人容易撑死的。不要抱这种侥幸心里,真的永远是真的,它永远假不了,假的变成真的那确实太难了。”
 
  经营了20年古瓷器的来福,鼎盛的时候曾经在琉璃厂开了4家店。2000年,他出人意料地为自己的古瓷器经营生涯画了一个句号。“后来觉得这个瓷器市场,慢慢地真东西越来越少了,是吧,就是复制品也越来越多了。本身我也卖货,后来呢就彻底地不经营这个旧的东西了。自己的就收藏一点,收藏一些。”
 
  来福把原来不好卖的,有瑕疵的瓷器,也就是少人问津的产品,自己收藏了起来。“当时有可能说,越来真东西越少了呢。您看我现在存的这些,都是那时候卖剩下的,那时候叫垃圾,是吧,就没人要,它有毛病没人要。那现在都成文物了。”
 
  在与古瓷器接触的这近30年里,来福也接触了很多古瓷器的爱好者。他觉得现在捡漏的事是越来越少,打眼的事是越来越多,瓷器爱好者需要具备一定的知识才能买到老东西。有些人认为造成这种现象,还另有原因。
 
  北京古玩城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建文认为:“到90年代下半期,实际呢,半路出家的也比较多了,经营瓷器的。有些人可能原来就是比如说做那个饭馆的,甚至有这个,做那个小型房地产的。由于大量的人介入这个古董市场,我觉得呢,古董市场有这么多高的需求,所以呢,也有一部分,就出现了复制品,假的东西啊,就开始出现的这种情况。”
 
  宋建文的另一个身份是全国工商联古玩业商会会长。他认为,其它资本的介入是大部分行业都必经的一个阶段。但古瓷器这个行业的水太深,呛两口水甚至溺水而亡对于新介入的资本来说,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热销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