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英谈笔墨及绘画风格-中国现代收藏网
来源:中国现代收藏网 作者:小藏 日期:2021年06月11日
 

       问:您创作历程上有没有明显的阶段性,几十年来在观念上、技法上是否有什么变化。工笔和写意本是中国画的两端,而在您笔下将两者推向了极致,“衡中西以相融,权工写以相合”这句话,在你的创作中具体有哪些思考。
 

        何家英:我的创作过程没有特别大的跳跃。从写意到工笔是一个变化;从工笔又派生出写意这又算是一个变化。但是在创作观念上我没有大的变化,可以说,我道一以贯之。从头到今一直坚持这样走下来,并没有被别人所左右,也没有被潮流所诱惑。认准一个方向就坚定不移。
 

最初画写意,也只是我一个低层面的认识,因为只停留在对黄胄、石齐的崇拜上,学的是他们的手法、效果和表现,代表作品有《春城无处不飞花》、《海田归》以及后来的《牲口集市》。这都是那一阶段写意画的几幅作品。这是第一阶段。
 

转入工笔画创作实践之后才真正进入到一种比较深刻的艺术思维上去,对思维、感受及对艺术语言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一方面,回归晋唐传统和品格;另一方面,又以西画重感受,通过写生表达心性去表现人物画,创造出一种具有传统元素的新的工笔画形式,新的语言。这是第二阶段。
 

第三阶段是,画工笔很难满足社会的需求,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对写意画对笔墨情有独钟。而且后来我对文人画有着更加浓厚的情感。我一直以为,文人画是中国画成就的最高阶段。中国文人画笔墨规律登峰造极,把中国画的精神推到一个最高峰。而且从笔墨趣味的角度,别的绘画是无法替代的。但是,我从文人画当中一方面欣赏它的品格趣味,另一方面也看到绘画之间语言能够融合的那种可能。所以,我是在用文人画的笔墨表现人,甚至用山水画的笔墨来画现代人,让丰富的笔墨来表达单调的当下人的状态。从而创造出人物画一种新的笔墨语言,收藏网址防迷路,再者,我就是要通过画写意画来更加深刻的理解中国画的内涵和精神。就是说,仅从工笔画我们无法更深刻的理解中国画的内涵。因为中国画的传统不停留于文人画传统,也不会只停留于工笔画传统,中国画的传统是一个很全面的,甚至是从文化层面上来谈的一个庞大的文化体系。所以,我们不可能单一的在某一方面只获得了一点语言,就觉得拥有了中国画的传统。我希望从精神层面上来理解中国画的语言问题。

何家英谈笔墨及绘画风格

“衡中西以相融,权工写以相合”这个观点,是我的一贯的主张,一贯的追求。正是因为我看到了中西方绘画共通之处、契合点,我觉得从大的方面上讲,其实绘画本身是相通的,具体的讲可能有相异,我们求同存异就会产生新的语言。另外,这也得力于表达我们自己的感受,完全丰富了自己的视野,看事物的方式完全扩大,我们无论从文化层面来感知世界,还是从绘画语言角度来表达现实生活,都是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这就非常的丰富和博大,或者说也有一种自由,但同时也是有限制的,这就是不能背离传统。正因为我找到两种绘画的最精华的东西。所以,在这种结合中我永远不会脱轨,不会背离传统,也不会局限于传统;借鉴西方也会是有选择的使用,尤其是所谓的当代艺术,更不苟同那样的一种低级趣味,我仍然坚持人类需要的一种高尚的精神和品格。

何家英谈笔墨及绘画风格

       问:你的艺术个性或风格是什么。你的艺术风格是如何定位的?另外也可看到在当今文化多元、张扬个性时代,一些人的创作是今天一个风格,明天一个面貌,您怎样看待这种现象呢?
 

       何家英:曾经有人问京剧大师梅兰芳的艺术有什么风格、个性,梅兰芳回答说,我的艺术个性就是没个性。他说自己都是吸收艺术最精华、最优秀的东西,他认为有个性的东西就有自己的薄弱环节。其实梅先生是讲他的京剧艺术是圆融的,是最完美的,也是最经典的,也就形成了梅派博大、圆融、中正的一个位置。
 

我觉得梅先生说得特别好,我们也是在尽量的吸收自己以为最优秀、最经典的东西来学习,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我的艺术风格不强烈,并没有给人特别强烈的一种新的形式。我仍然继承着传统的手法,传统的精神,又用了一种从解放以来一直在使用的写实的方式,作品也是雅俗共赏的一种东西。如果说过去的写实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经过“文革”那样一个伪写实、伪现实主义,又被人们所厌恶,当人们纷纷抛弃现实主义传统的时候,我却仍然坚持着,并且进一步的做得更好,更加完善了一步,用心灵去感知对象,去感知时代,去感知绘画语言的一种品格,可以说是形成了一个不是风格的风格。

何家英谈笔墨及绘画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