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工作是一种不间断的顽强的神圣工作——胡一川的《攻城》与“解放”-中国现代收藏网
来源:中国现代收藏网 作者:小藏 日期:2021年06月11日
 

中央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主办“站在人生前线——一川艺术与文献展”正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展览展了一川各时期具有代表性的重要油画、版画作品和珍贵文献约500余件,以胡一川不平凡的人生历程和艺术历程为内容,分为五个板块,从口述史、美术作品、美育文献、人生抉择等方面进行切入,多角度展现胡一川“勇敢地跑到时代的前头当旗手”的人生追求。

艺术工作是一种不间断的顽强的神圣工作——胡一川的《攻城》与“解放”


展览现场

“攻城”是胡一川创作中的重要主题,围绕这一主题,胡一川创作了多件作品。

艺术工作是一种不间断的顽强的神圣工作——胡一川的《攻城》与“解放”


油画攻城》,1948,河北正定,布面油画,尺寸不详,原作已佚,现仅存黑白照片

上面这张黑白照片是目前有迹可循的胡一川第一幅主题油画作品——攻城》,也是其艺术创作生涯中非常重要的转折点——从“版画”回归“油画”。
 
油画《攻城》的创作点燃了胡一川对油画艺术的一腔热血,他于1949年3月14日的日记中写道:“自《攻城》创作完成后我对于油画的创作欲更加强了。”[1]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1日党中央派出干部去新解放区开辟工作,8月24日,胡一川带着当时已怀有身孕的妻子黄君珊离开延安,奔赴新的战场。又于一年后到冀中等地战火中实地考察,收集素材,创作大量速写、宣传画,《攻城》系列作品酝酿而生。
 
胡一川以“攻城”为母题的创作贯穿20世纪40年代下半叶,分别创作了一件套色木刻版画、一幅年画和一幅油画作品。

艺术工作是一种不间断的顽强的神圣工作——胡一川的《攻城》与“解放”


攻城,1946,河北张家口,凸版套色木刻,12.85×17.8cm,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1945年底胡一川与妻黄君珊离开延安,拿着冀热辽中央分局介绍到晋察冀中央的介绍信风雨兼程抵达张家口,进入华北联合大学做教员。1946年年初的一次文艺座谈会后,胡一川满心期待:“现在是没有旁的话讲而应该埋头创造刻几幅木刻的时候了。”[2]
 

“我冒着风到3那里去拿了几百元在张家口的市货上转了二三天,结果是买到了一块比较大的梨木板,我想在旧历新年以前无论如何要刻一幅套色木刻出来,是描写‘八路军攻城’。”[3]

——胡一川日记1946年1月18日

这是“攻城”二字第一次出现在胡一川日记。诚然,如《攻城》这般抗战巨制不可能一蹴而就,胡一川以自身的艺术敏锐和革命热血,考察并挖掘这一主题最具感染力的时代形象和色彩笔触力量。
 

“我为了要亲眼看看敌人曾经蹂躏过长时间的县城,我虽然已经走得筋疲力尽了,但我还赶到方山县城,已参观了城内的房子差不多烧光了,城墙上和还模糊地残存着‘建设东亚和平’的字样,敌人的炮楼还高高地残破地站在城头上,看守所的岗楼已经破了……”[4]

——胡一川日记1945年10月26日

 
“ …… 当我们进定兴城时,在东关看见一具尸体,已经被狗吃得差不多了,苍蝇围满了,尸具还穿着黄绿色裤子,知道是顽军。在县政府遇见了杨朔,他告诉我,联大已经完全搬到正定去了,他准备到区党委去,他很赞成我这样的工作下去。
 
据一位医生说,这次八路军攻城,顽军曾动员和组织青年学生拿着枪上城墙固守,结果打死和跳墙死的不少,这是多么令人感觉到可惜的啊。据一位店员说,当八路军的大炮攻城时,曾打死和被泥巴压死不少县里的民夫,这些民夫是被顽军强迫去做工事的。
 
我在车站上和在北河桥画了不少速写,我将来准备刻一张套色的北河桥爆炸组正在那里炸桥梁。”[5]

——胡一川日记1946年10月15日

 

艺术工作是一种不间断的顽强的神圣工作——胡一川的《攻城》与“解放”


胡一川日记,1946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