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澂信札 欣赏-中国现代收藏网
来源:中国现代收藏网 作者:小藏 日期:2021年06月11日
 



吴大澂信札 欣赏

吴大澂画像
 

吴大澂(1835-1902),初名大淳,字止敬,又字清卿,号恒轩、愙斋、郑龛等,江苏吴县人。吴湖帆祖父。同治七年进士,历官广东、湖南巡抚。书画皆擅,精鉴赏,喜收藏吉金,又好藏书。著有《古玉图考》、《愙斋集古录》、《说文古籀补》、《权衡度量考》等。

吴大澂信札 欣赏


吴大澂致徐熙书札  朵云轩藏

廿六通  尺寸不一  笺本册页装
 

两封急电

光绪二十一年(1895),清廷派李鸿章赴日谈判,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之后,中国不仅要割让土地,还要赔款二亿两白银。条约内容苛刻,举国哗然。吴大澂五月二十五日给湖广总督张之洞发去一急电云:“倭索偿款太巨,国用不足,臣子当毁家纾难。大澂廉俸所入,悉以购买古器,别无积蓄,拟以古铜器百种,古玉器百种,古镜五十圆,古瓷器五十种,古砖瓦百种,古泥封百种,书画百种,古泉币千三百种,古铜印千三百种,共三千二百种,抵与日本,请减去赔款二十分之一。请公转电合肥相国,与日本使臣议明,作抵分数。此皆日本所希有,置之博物院,亦一大观。彼不费一钱而得之,中国有此抵款,稍纾财力,大澂藉以伸报效之忱,一举而三善备焉。如彼允抵,即由我公代奏,不敢求奖也。鄙藏古器、古泉,日本武扬(前任驻华公使)曾见之,托其转达国王,事或可谐。”(注一)

光绪二十一年闰五月六日,吴大澂急电发出十天后,还未收到张之洞的答复,于是再次致电张氏,催促此事。电文云:“前电及函,想均鉴及。如合肥不愿议减,或倭使不肯婉商,可否乞公代电总署,托俄公使,电告俄王,玉成其事,令倭减去二十分之一。如有成议,澂当另备古物百种,由总署转送俄王。与其竭我脂膏,不如略减赔款。所以请公代奏者,澂本部民报效之款,应由原籍地方官上闻,惟公知其心迹,无他耳。纾君父之急,与从井救人不同。”(注二)

吴大澂为何如此急切地要捐出毕生收藏呢?此话还要从与吴氏一生荣辱关系至大的中日甲午战争讲起,战端初开,前线淮军不堪一击,日军由朝鲜过鸭绿江,占领安东、凤凰城、长甸、宽甸、岫岩、海城等战略要地。当时全国的总督、巡抚几十个,在大敌当前之际皆作壁上观,唯独一介书生吴大澂,迫於忠愤,不自量力,敢于奋勇请缨,带兵向前。光绪二十年(1894)十二月二日光绪皇帝颁旨,开始启用湘系军队,命两江总督刘坤一为钦差大臣督办东征军务,旋又以吴大澂和宋庆帮办军务,率兵援辽作战。可惜,吴大澂作为酷好金石古董的旧式学者,根本没有受过近代军事训练,让他来指挥军队作战,真可谓舍弃所长,用其所短,南其辕,北其辙,岂能不一败涂地乎?开战仅六天牛庄、营口、田庄台三大重镇相继失陷。他的失败,使主战派处境陷入被动,因为把数万新老湘军调上前线,是开战以来清廷所采取的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调动,也是光绪皇帝和翁同龢等主战派所采取的最后一次尝试。这次失败,使得清廷已经没有力量再组织有效的军事反攻了。光绪二十一年(1895)二月二十一日吴大澂被撤去帮办军务,著即赴湖南本任。于是就有了上述两封败军之将的急电。

不料张之洞对吴大澂此举,大不以为然,复信几近挖苦与冷漠。张氏云:“电悉毁家纾难,深佩忠悃。惟以古器文玩,抵兵费,事太奇创,倭奴好兵好利,岂好古哉?且尊藏虽富,虽精,估值不能过十万金,今乃欲抵赔款二十分之一,是作价一千万两矣,亦似可怪。此事恐徒为世人所讥,倭人所笑。鄙意不敢以为然,弟实不便与闻,如尊意坚欲行之,请公自行电商合肥。至代奏一节,弟更不敢如此僭妄。窃谓公此时不可再作新奇文章,总以定静为宜。拙见如此,采纳与否,统请尊裁。”(注三)笑其奇创,令其定静,文物抵充赔款之事就此终结。

吴大澂信札 欣赏


愙斋集古图

 二十六通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