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赵之谦信札 欣赏-中国现代收藏网
来源:中国现代收藏网 作者:小藏 日期:2021年06月11日
 

清 赵之谦信札 欣赏


 

     赵之谦一生在诗、书、画、印领域付诸不懈努力,终成一代大师。赵之谦书法诸体兼擅,将真、草、隶、篆笔法融为一体,碑帖结合,独辟蹊径,奇崛雄强,以其天纵之才而开一代新风,为晚清碑学书法之集大成者;其绘画初学石涛而有所变化,为清代写意花卉之开山;其篆刻初学浙派,继法秦汉玺印,复参宋、元及皖派,博取秦诏、汉镜、泉币、汉铭文和碑版文字等入印,一扫旧习,所作苍秀雄浑。故而,赵之谦以诗、书、画、印“四绝”之杰出造诣而对后世影响颇深。

    赵之谦存世书札约有六百余通,在清代名人中属于数量较大者。其书札授受对象或友人,或家人,或师长,或弟子。解读其书札的书写背景、内容,对研究赵之谦人生志向、行迹交游、书法风格、书学立场、学书历程、审美情趣等,具有重要历史及文献价值。兹遴选部分学者们对赵之谦书札的研究及解读与读者分享。

 

清 赵之谦信札 欣赏


清  赵之谦  行书致梦惺札

赵之谦信札研究综述

 

戴家妙

近年来,信札文献的整理与研究,渐渐地引起学界的重视,尤其在明清人物的个案研究中。因为古代文人的日常生活离不开信札的往来,其包含的文献学术价值以及所关联的人与事,都有助于复原历史的细节。

笔者因辑校赵之谦集的缘故,对赵之谦存世的信札做过一些基础的梳理工作。兹综述如下。

1信札的留存状况

据不完全统计,赵之谦存世的信札(包括真迹以及各种出版物所辑录的书迹)有六百余通,在清代名人中属于数量较大的。收入赵之谦集的有583通,其余失收。涉及收信人有四十余人,如魏锡曾、江湜、沈树镛、胡澍、陈宝善、潘祖荫、王懿荣、孙憙、董沛、胡培系、谭献、张鸣珂等,均是晚清著名人士。有少数信函,无法确定收信人。其中大部分为私人收藏,小部分为公家机构庋藏,如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省图书馆、杭州博物馆、洛阳博物馆、云南省博物馆等。也有一些博物馆信札未及整理之故,无缘获知。

赵之谦少负盛名,“书法奇,文气超,近时学者不敢望其项背”(吴昌硕《二金蝶堂尺牍跋》)。西泠印社“四君子”之一的丁仁是魏锡曾的外孙,魏对赵的感情传递到丁仁身。他一生不遗余力地搜集赵之谦的书画印作品,从1917年至1927年的十年间,和吴隐一起编辑出版了十集《悲盦剩墨》,这对推升赵之谦作品的社会知名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无人可敌。丁仁在《悲盦剩墨》第二集序言中曾提到:“印行伊始(指第一集),声价遽腾。通都大邑,不胫而走。四方操觚之士,几于家室置一编,古所称洛阳纸贵者,殆蔑以加焉。”自然,赵之谦“所作书牍堂判,片纸只字,人皆珍如拱璧”(周谦《赵之谦尺牍跋》,1922年)。

以赵之谦给魏锡曾的信札为例。赵致魏的信札,目前看到的计有46通。光绪七年(1881),魏锡曾去世。三年后, 赵也下世。光绪三十一年(1905),就被严信厚以“严氏小长芦馆”的名义印行,此为赵之谦信札的第一次结集出版。严信厚(1838—1906)字筱舫,浙江慈溪人,曾入李鸿章幕僚,曾任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第一任总裁、海总商会第一任会长,被誉为宁波帮“开山鼻祖”。工书画,尤擅仿边寿民芦雁,富收藏。至于这批信札如何从魏氏的鹤庐转到严氏的小长芦馆,尚有待于考证,但至少证明丁仁序言与周谦跋语所称不为虚构。

清 赵之谦信札 欣赏

清  赵之谦  行书致子余札(之一)

清 赵之谦信札 欣赏

清  赵之谦  行书致子余札(之二)

清 赵之谦信札 欣赏

清  赵之谦  行书致子余札(之三)

同样是因为《悲盦剩墨》的关系,赵之谦的书画印作品被日本书坛人士推崇与收藏,远播东瀛。如桑名铁城、富冈铁斋、河井荃庐、西川宁、青山杉雨、小林斗盦等,尤其是河井荃庐,前后收藏赵之谦的作品达一百二十多件,叹为观止。可惜,这批作品全毁于1945年美军对日本的战争空袭大火中。西川宁编《二金蝶堂遗墨》依循《悲盦剩墨》体例,前后四集,虽未收录信札,而其中记录赵之谦作品的收藏家达十九人,可见赵氏作品在日本的受欢迎程度。小林斗盦编的《赵之谦作品集》中,收录了四通信札。之后,日本藏家就开始关注赵之谦的信札,购走大批作品。

为了便于大家了解赵之谦存世信札的大致情况,特制赵之谦信札留存情况表。(详见2018年第7期《中国书法》杂志第1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