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画论部分(二)-中国现代收藏网
来源:中国现代收藏网 作者:小藏 日期:2021年06月10日
 

  敦煌艺术论

  1941-1943,两年又七个月,得画一百十余幅。

  曾(农髯)、李(梅庵)

  《八十四窟西魏释迦像》 138cm x 103.8cm 约1943年

  则有北魏、隋、唐、五代、宋、西夏、元、明之服装,现在演剧之古装即为明代服装。

  在印度亚坚塔临摹壁画一个多月,

  绘画透视法,是从四面八方下笔的,

  他们的透视法仅是单方面的。

  重楼式的中国塔。

  唐宋画家必画壁。不画壁者,不能享盛名。

  笔墨论

  意在笔先,落笔妙造自然,半点不存做作,为作画第一等功夫。

  勾线要用中锋,皴檫就要用侧缝。而渲染则中锋和侧缝都要用。

  “得笔法易,得墨法难;得墨法易,得水法难。”

  湿笔要重而秀,渴笔要苍而润。

  王维在《山水决》中开卷第一句即为“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宋朝以后,笔、墨字更成了中国画之魂,是中国画最基本的、又是最高的法门。

  他说:“中国画无论是山水、人物、花鸟、工笔或者写意,都很注意笔法。不管是勾线、皴檫、渲染,都有个用笔的问题。勾线要用中锋,皴檫就要用侧缝。而渲染则中锋和侧缝都要用。”

  以前曾有人说中国画要笔笔中锋,此论确实太片面,实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古代的画论中有“画贵中锋”之说。

  他还说:““用笔拿中锋作中干,侧锋去帮助它。中锋把体势建立起来,侧锋来增加它的意趣。中锋要质直,侧锋要姿媚。勾勒必定用中锋,皴擦那就用侧锋。点戳是用中锋,渲染则是中锋、侧锋都要。”论及用笔的方方面面,详尽而且周全。

  对于一个学画的人甚或一个画家,用笔倒还可以用功而获得,尚可以勤而获之,而对于用墨,却不是只凭用功就可得到的了,它倒确实要有点灵气、才情。其次还真得有赖于大自然的、真山真水的陶冶,烟、云、岚、雾的蒙养。其三,是对所受的陶冶、蒙养进行分析、体味。其四是勤思多悟,琢磨墨色的变化。还有,那才是勤试苦练。以五个字概括之,即:才、养、味、悟、勤。只有这样,方能得用墨之妙、用墨之化。诚如大千先生说:”有修养的画家,运用他们纯熟而酣放的笔法,借着淋漓生动的墨汁,表现出山色空濛、林木蓊郁、烟云变幻之奇,使作品现出文学化韵律化的意境。

  【布局论】

  ”六法“中把它称为”经营位置“。现代人则一般称之为”构图“,又称布局。

  一张画若没有一个好的布局,那就不可能是一幅完美的画,也不可能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不可能使人有可行、可观、可游、可居之意。如一幅山水画,若不能恰当地布置山、水、云、泉、树的位置。

  【泼墨泼彩论】

  也是古人用过的画法,只是后来大家都不用了,我再用出来而已。

  我的泼彩方法,是脱胎于中国的古法,只不过加以变化罢了。

  王洽创泼墨。

  写意画创自元代四家。

  中国泼彩画震撼了中外画坛。

  1956年在巴西”八德园“,大千先生试以泼墨法作山水画后,又在泼墨的基础上泼以大青大绿,获得了更为新奇清丽的效果,并以其天纵之才,在几年的时间里使惊世骇俗的”泼彩“迅速成熟。它使这位”当代世界第一大画家“放出了异样灿烂的光辉。

  试释其源,约有以下五点:

  一、首先应归功于有唐以来的传统”泼墨“。先有王洽在前的”以头髻取墨,抵于绢素“。继有米芾”米氏云山“的”信笔作之“。更与大千先生的泼墨简直可以说是”血缘“关系。

  二、中国传统的青绿山水给予的启发,大青绿,金碧山水的厚重浓丽,收藏网页,小青绿山水的轻松明快。”只不过加以变化罢了“。

  三、久客西方,周游欧美各国,遍览各地的博物馆以及和毕加索的所谓”艺术界的高峰会议“后,且文学艺术作品本来就具有潜移默化的神力。在他的”泼彩画“里加进了”西方的牛奶“而更为绚烂媚人。